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摄影看世界

tangyong168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建设兵团 下乡10年、哈尔滨 高校教师20年、上海 信息工程师10多年。退休又返聘。40多年风风雨雨走过来,心情愉快,为国家,为上海科技作出了贡献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印象二年八班  

2014-08-31 20:48:58|  分类: 老同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小时候,对半个世纪的时间是什么概念,那应该是一辈子的以后的事情吧。想不到,这辈子就迎来了这个时刻。今年夏天是我们班入学50周年。我们六七届哈尔滨市第十七中学二年八班举行了聚会活动。我们班在外地的同学,一起回到老家---哈尔滨,举行纪念活动。

回想起50年前的事情,历历在目。那是19647月中旬,我们在霽虹小学毕业了。我和同班的田春英、王会权,以及其他班的同学:田孝义、王巾男、姚新胚、姚新建等人被分配到哈尔滨市第68中学的一年二班。我们霽虹小学是市重点小学,还曾经与三中是小学、中学一条龙的学校。我们班曾经在三中的教室里上了一、两年课。在霽虹小学吊环、秋千、滑梯等标准的体育器械上玩耍,在三中的滑冰场滑冰,非常得意。我们家都住在南岗区的中心地带。课余时间就去秋林公司逛逛,去亚细亚与和平电影院看电影。突然被分配到比较远的,当时认为是城乡结合部的68中,心里感觉有点失落。其实现在想想,当时教育局这样按片分配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。我们是1958年大跃进年代入学的一批小学生,什么都跃进,招生也大跃进了,霽虹小学学年一般是每个年级4个班,1958年一下跃进到八个班。也许我们出生的年代就是解放后的第一个生育高峰,人口急剧膨胀的结果。附近的7中、17中容纳不下这么多学生,所以就成立的了68中,把 霽虹小学家住吉林街以东的同学全部分配到了68中。初步定的校舍是哈尔滨医科大学,在东大直街的一处实验基地的一栋黄楼。这座楼在63中和哈军工之间。但是这座楼,不知道什么原因,一直没有交付68中使用。教育局把我们安排在附近的63中上课。我们要从家步行20多分钟到校。当时觉得这里荒凉一片,操场上光秃秃的,没有任何设施,只有一座教学楼。进校门要换鞋,像日本人的学校。楼内明明有厕所,但不许使用,要到外边的露天厕所。我们68中的学生在一楼上课。63中的学生在其他楼层上课。好像是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。不知道什么原因,医科大学的这座楼不给68中了。所以68中就不能存在了。一年以后,又把68中的学生分为两半,前8个班转移到17中,后6个班,家住63中附近的同学留在63中。17中原有6个班,我们转入的班级顺序数字加上6,我们班变成了二年八班。这个二年八班由于文革的原因,一叫就是三年。我们的记忆也定格在这个符号里。这也许是我们对这个符号的印象最深的一个原因。

我们班有田孝义和田春英兄妹俩、姚新胚和姚新建兄弟俩。感觉他们有亲情的势力,很有意思,不好惹。其实没有人要欺负谁。大家非常友好地度过了两年的学习生活。记得我们班的班主任王传剑是河南人,他讲的话是河南话,我们听不懂。他在讲圆柱形体积时比喻说圆柱体就像罐头孩儿,我听了半天,怎么也想不到什么叫罐头孩儿?后来他画出了罐头的图形,我才知道是罐头盒。记得地理课一个资深的男老师给我们上的地理课说,我们的祖国位于亚洲的dong 部,西高东低。他读东字的拼音的第二声,是山东人的口音。这些都是小学里没遇到的,后来听习惯了,也能明白了。记得数学课第一课讲的是正数与负数。生物课那个胖胖的女老师第一课讲的是,单腔动物草履虫的构造,,我们的作业是画一个像鞋底一样的草履虫的结构图。语文老师和俄语老师都是普通话讲的非常好的老师,非常优秀的女教师,她们都是哈军工教师的配偶。虽然我们不知道她们出身的院校,但是我们学生深深的感觉到她们的知识和文化功底深刻,讲起课来侃侃而谈,字正腔圆。所以,她们的课也是我深爱的课程,而且受益匪浅。想想我们的文化,只有初二,我们的文化教育就是这两年打下的基础。很可惜,只上了两年学,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。可怜那个语文课孙老师被批斗。想想真是无稽之谈,她那时估计是刚结婚,可能不是本地人,不会做饭。他问他们27班的同学,在家都吃什么菜,同学告诉她,菠菜榨一榨,蘸酱吃。她不懂北方的榨菠菜,就是用水烫一下菠菜,他回家就用油炸菠菜了。第二天,她告诉同学,菠菜一油炸就爆起来了,油花四溅。同学们哈哈大笑,谁叫你真的用油炸呀。文革开始了,有同学说他是资产阶级情调,因为她是讲语文的,讲起课来中外文化都很用情,很入神的。说他什么也不懂,还油炸菠菜。给其贴大字报:油炸波菜。想想,当时真是恶作剧一样,毁了老师。估计孙老师当时很年轻,不会做饭是很正常的。必对比现在,我的女儿30多岁,还不会做饭。不知道孙老师现在何处。我们班同学好像没有直接攻击哪位老师。

文革期间,我就不太到校了。因为我是哈尔滨市业余体校的速滑运动员,吃住在八区体育场,课余时间都用在训练上面。从小学六年级开始正规训练,到了66年已经代表哈尔滨市参加全国比赛。文革开始不上课,我们就专心训练了。但是想不到,文革波及到体育界,后来比赛和训练也停止了。

我和胡天宝是市体校的运动员。全市比赛是以区为单位,我两就代表南岗区参赛。区级比赛是以校为单位,所以我两就代表17中参加南岗区比赛。我和胡天宝代表学校参加南岗区的冰上运动会,取得团体前三名的成绩,由此获得了区体委奖励的40多套冰刀,给学校。鼓励学校开展百万青少年上冰雪活动,推进群众性的冰上运动。这些事,从来没有老师在班级或学校表扬过。我们是市体校培养的,学校没有付出,只有得利。但我们也没有计较过。

文革虽然没有经常到校,但是,还是关心学校的事情。得知丁兆廉和张宝琴成立了“八一九造反团,他们说,因为八一八毛主席接见红卫兵,第二天消息传到哈尔滨,就是八月19号,所以我们叫八一九。我想,这也有道理,很独特的名字,估计是全国唯一。我也经常去秋林附近一些大辩论的人群中去,参加辩论。记得又一次,听说,死硬派要联合外校人员来攻打17中,我和刘惠民一起去参加保卫学校的护校活动,等到八九点钟,还没人来攻打。刘惠民说,你不常来学校,没有经验,也没有熟人,半夜里你没有休息的地方,就先回去吧。我就回体校了。记得还有一次,张宝勤带我去看,蹲牛棚的李淑娟。看到她曲卷在一个办公室的地上,痛苦的样子。张宝勤说,初一的小孩不懂事,打人不知分寸。他们生怕把校长打坏了。所以他们严加看管。后来文革结束,老校长解放了,恢复了工作,被调到哈尔滨师范专科学校工作,担任中文系党支部书记。这时我也从兵团考进师专,并留校担任电化教育中心工作,与李淑娟成为同事。我们谈起文革时17中的事情,她说。自己当年才35岁,当了校长,本来是教育界的青年精英, 不记恨当年斗她的学生,她痛恨哪些整她的老师。因为学生是未成年人,受了极左思潮的影响。老师是成年人,成年人参与斗校长就是不可饶恕的。李校长一直乐观地工作在师专。她没有去告哪一位同学的状,没有同学因为“三种人”而影响提干。

印象二年八班 - tangyong1688 - tangyong1688的博客
 
印象二年八班 - tangyong1688 - tangyong1688的博客
 
印象二年八班 - tangyong1688 - tangyong1688的博客
 

我们班团结的一个原因还有一点原因是,我们都是一个派别的。没有参加死硬派的人。还有一点,就是同学之间没有利益之争。没有竞争谁想当班长,谁想入团。班长和团支部书记都是优秀分子,大家都服气。比方说,战英当班长,我们也服气,因为她年年考第一。不过在学习方面,我还有点不服气,我学习也不错呀,在霽虹小学一直是学习标兵。但是几个学期下来,就是考不过她,我算是服了。老毕语文学得好,作文写得漂亮,说起话来严密有序。丁兆廉看起来就比我们成熟,说话、做事都令人佩服。后来他当上学校的团委书记,老毕由班长变为·支部书记,战英当了班长。

回想起这些印象,好像就是发生在昨天。记忆中的事情,没有大事,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就是这些小事充满了我们的少年时代。我们的2年八班在友好的气氛中走过了3年的初中生活。难忘、有意思的印象。回忆这些,就是天伦之乐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